潘功胜谈大型商业银行股改:革新开放须是动态

2019-07-30 公司简介

  “大型商业银行股改上市是中国商业银行开展历程中最光芒的一个篇章。”在3月12日举办的“CF40·孙冶方悦读会”上,CF40学术顾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治理局局长潘功胜在总结本世纪初革新之路时提到,回顾中国经济体制革新进程的前10年,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革新是其中最大的亮点,也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革新开放以来,中国金融业阅历了三次重要转折,其中股改是我国国有银行革新的光芒序章。股改,使这些商业银行从“技巧破产”走向今天的全球前十,作为革新亲历者,潘功胜关于这一段历程也慨叹许多。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懦弱的银行体系长期搅扰着中国经济,成为中国经济长远开展跟 金融波动最大的潜在风险。潘功胜提到,部分媒体跟 国际机构甚至作出了“中国商业银行在技巧上已经破产,银行业危机随时可能暴发”的断定。而中国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革新,催生了一个安康的银行体系,改良了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港股03988)业的管理状况、资产质量跟 经营绩效,使中国银行业的竞争力显著晋升,为国际社会跟 金融市场关于中国银行体系决心的基本晋升奠定了坚实的根底。革新后的近期跟 中期,中国银行业发生系统性危机的危险显著降落。

  对于革新方案确实定跟 革新时机的选择十分正确。潘功胜觉得,就革新的方案来看,2003年,党中央、国务院对于国有商业银行革新的重大决策付诸实施。革新的基础思路是,通过国家注资跟 剥离坏账,关于商业银行进行财务重组,解决历史存量问题;通过股份化包括引进战略投资者,转变商业银行传统的产权跟 经营机制,健全公司制;通过公开发行股票进一步空虚资本金,强化关于银行的市场约束,推动银行革新。这是既参照了国际上银行重组的教训,又交融了中国具体国情的商业银行“重组、股改、上市”三部曲。这个思路为中国银行业革新提供了一条清晰、务实跟 牢靠的路径。就革新的时机来说,事实证明,中央政府对于国有商业银行革新的光阴窗口选择是无比正确的。假如放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发后,我国商业银行股份制革新很可能会遥遥无期。2010年,作为中国大型商业银行革新的收官之作,农业银行(行情601288,诊股)(港股01288)完成了股改上市。当时不只面临金融危机之后盘根错节的经济形势跟 剧烈稳定的资本市场,还面临外界关于农业银行经营模式的不解跟 质疑。侥幸的是,农业银行最终胜利上市。在此之后,国内外资本市场对大型商业银行上市的发行窗口已经基础关闭。

  回顾历史,潘功胜坦言,中国大型商业银行股改的进程是一个十分艰辛的过程。比喻在财务重组方面,主要是清理资产负债表,解决历史存量的问题。不良资产怎么剥离、原有的资本金怎么处理、新的资本金从哪里来?国有商业银行原有的资本金是财政部独资,事实上已经资不抵债。最终,人民银行提出一个思路,设立汇金公司,运用国家外汇贮备关于这些银行进行注资。财务重组触及到革新资源的动用,革新成本的摊派。这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多少家商业银行的总体方案虽然有些相似之处,然而也有良多具体差异。

  对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市场也有各种不同的声音。潘功胜回述道,依照革新的整体方案,多少家大型商业银行股改的下一步是上市。到哪儿上市?斟酌到当时国内资本市场规模很小,国有商业银行完成财务重组后要上市,假如一些国际出名的金融团体能够作为战略投资者进入,可能产生一种经济学上的信号效应,关于初次发行定价会产生晋升作用,上市胜利的概率也会晋升。同时,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有助于学习进步的国际银行业治理教训,包括公司管理跟 危险治理教训等。引进战略投资者主要签署了两个协议,分辨是战略投资协议跟 战略配合协议。

  “事实上,在当时的条件下,引进适合的战略投资者十分困难,因为股改上市具备很大的不肯定性,境外机构关于中国的商业银行广泛短缺决心。但中国多少家银行的会谈团队,以高度的专业精神,通过非常艰巨的会谈,最终达成了公道偏颇的配合协议。”

  对于发行上市。从发行地、发行光阴窗口、发行规模、发行办法、发行结构设计到最终发行定价等,再到与境内外机构投资者之间、投资银行与中介机构的沟通、交流、博弈,都面临良多很难的选择。